行業聚焦

祝恩福:經濟下行中環保行業存機會

發布時間:2013-09-02

    2013年8月20日下午13:30分,由《理财周報》聯合衆多權威機構和主流财經媒體,隆重舉辦的“2013中國上市公司董事會價值管理論壇”正式在南京開幕,此次論壇的主題是“價值與重構:經濟下行中的董事會戰略”。論壇邀請到200多家優秀上市公司董事會高管。在第一場領袖對話的主題為:颠覆與重構:經濟下行中的董事會戰略,在論壇中湖南凱美特氣(002549,股吧)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祝恩福表示經濟下行是一個總的趨勢,但是在某些行業裡面,我覺得是一個機遇。我們是從事環保的,工業尾氣回收利用的行業。中國在十二五七艦隊整個環保的投入是37500億,十一五期間投入了11500多億,這個增幅是很大的。在經濟不好的狀态下,下行的狀态下,我們認為環保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今天我們2013中國上市公司董事會價值管理論壇的主題是"颠覆與重構:經濟下行中的董事會戰略",在波瀾壯闊的經濟洪流中審視外部變化的環境,并從中清晰地找到自身的發展方向,這是每一個上市公司董事會日思夜想的問題。今天我們将通過兩場對話探讨和交流上市公司董事會所關注的話題。第一場領袖對話的主題為:颠覆與重構:經濟下行中的董事會戰略;第二場領袖對話的主題是:經濟弱複蘇中的市值管理與戰略。我們期待通過上市公司領袖與專家之間的交流與互動,對中國上市公司在經濟下行中的董事會戰略提供多角度的思索。  
    在會上,理财周報編委汪江濤向浙江迪安診斷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海斌問道:1.就今年這種經濟下行的形勢之下,你們公司董事會如何會應對經濟下行的壓力?
    陳海斌回答:我們從事的是醫療健康産業,應該說這是一個抗經濟周期的産業,在這樣一個形勢之下,我們董事會認為恰恰是利用這個形勢發揮我們健康産業的優勢,充分發揮資本的優勢,這個階段我們要加快發展,我們這個行業是中國非常年輕的行業,我們在整個行業所占的比例還不高,很多發達國家超出我們十倍以上,盡管這幾年行業保持了30%的成長,我們公司也保持了50%的成長,但是我們認為,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如何發揮我們資本優勢、品牌優勢,在行業中加大并購戰略,這是我們當下在經濟下行整體環境中進行開拓和創新的。我們這個行業是中國非常年輕的行業,而在歐美發達國家是非常成熟的行業,我們在發展過程中也發現,我們整體的市場環境,我們先行的醫療體制下,我們的業務結構和國外同行有很大的差異,我們國外同行做的80%是常規檢驗業務,國外很多項目是醫院外包的,而我們國家恰恰汪江濤又向大康牧業陳總問道:我們大康50億的新增特别令市場矚目,如果成功就是中小闆最大的項目,今年我們一直在講CPI,和豬肉很相關,請您談談我們怎麼抗經濟周期的。
    陳黎明回答道:從去年到今年,《理财周報》是一年一次,去年我們講董事會價值的時候,我還不是很理解,通過一年的學習,我更加領會了董事會價值。我們主要自身有一個創新,一個創新,一個是再造。董事會新鮮血液的補充,董事會的再造是要根據我們的業态和這個行業的變化而進行的。剛才主持人講的競争的事,其實更多的競争是企業在董事會發展過程中,新的董事會結構産生以後對企業很正确的審視。我們說治理,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是服從市場的變化,業态的變化,要再造,要創新,這應該是董事會的核心價值。我們還是要考慮這些東西。
    我們的業态,現在中國的農業和畜牧業,包括食品,慢慢的會發生根本的改變,尤其是現在,一個事件就很可能發生一個根本的轉變。比如今年上半年黃埔死豬事件,我們到現在為止,實事求是講,我們業界的急功近利的現象甚至更深,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實事求是講,我們現在有些食品,從今年累計出來的一些事件,關鍵就是急功近利,這個到現在沒有發生什麼根本的變化,甚至手段更巧妙、更隐秘。所以我還認為,我們中國的食品、畜牧業沒有實施差異化,對利潤的要求和本身行業沒有利潤一直是矛盾的,我們去年虧損了一千多萬,被搞的沒辦法。也是立足于我們湖南的農業企業現狀的審視。我們湖南是農業大省,但是結構單一、品種單一,都是這樣的狀況,最後就變成一個農業大省關起門來自我感覺良好。
    接着汪江濤又請教凱美特的祝總:您前三季非常不錯,請您講講,特别是大家現在很重視環保這塊。
    祝恩福說:我們剛剛公報是增加了40%,但是投資者永遠不滿意,作為一個公司的董事會也好,股東也好,我們一定要盡量滿足投資者的要求。經濟下行是一個總的趨勢,但是在某些行業裡面,我覺得是一個機遇。我們是從事環保的,工業尾氣回收利用的行業。中國在十二五七艦隊整個環保的投入是37500億,十一五期間投入了11500多億,這個增幅是很大的。在經濟不好的狀态下,下行的狀态下,我們認為環保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百姓要過好日子,要呼吸到新鮮的空氣,要環保,這是全體國民一緻的想法,跟中央政府一緻。這樣的機會下,我們會通過一些調研,不斷的提出一些新的相關的課題,包括加大尾氣回收投資。我們在對外的擴張上很快,所以我們每年保證有新工廠投産和新建,循序漸進往前走。在整個環保行業來說,現在真正的污染還不是民企,是央企,一些超級巨無霸,地方政府拿他們沒有辦法的,這樣的企業在排放。真正說我們不好的地方,中央政府對你管的相對比較嚴,而一些央企,特别是一些大的國企,對地方起到骨幹支撐作用的企業,他們真的甚至是為所欲為,隻是很多程度上地方政府拿他們沒有辦法,他們是地方的納稅大戶,賺不賺錢是國家的事,環保部環保也是國家的事,隻是你做這件事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收益。所以,真正說民企做這個事還是比較辛苦的,辛苦是兩頭,一頭是投資者,需要高額的回報,我們上半年40%的回報,現在如果買理财産品,半年40%的回報是非常高興的事情。但是我們身在資本市場的企業當中,40%反而變成了不滿意。你說痛苦吧,這個事情确實痛苦,如果說不舒服,心裡是一百個不舒服,但是這個事情還是要做。
    至于環保這個大的方向,現在大部分是民企做的事,總而言之,作為民企還是有很多的無奈。
    汪江濤又繼續問:您也提到了這個民企的實際情況,從市值來說,我們企業還不大,我們有沒有一個規劃,比如預計三年以後。
    祝恩福:這是一個大生話題,我們預審的時候,很多委員提到這個問題,說我們企業太小了,幾千萬,一個多億,我覺得是小,但是剛好前段時間中央政府提出提質,很多企業大的不得了,但是絕大多數是占到原材料裡面去了,加工業制造業談不上質,國家投入了這麼多的錢,最終的創利沒有,大量的耗在原材料。我路演的時候和投資者說我們這個企業是讓投資者睡不着覺的産業,有人問我為什麼?我說是這樣的,第一,我們進項非常小,可以忽略不計,而我們的毛利很高。不像有的企業,覺得很好很大,一開口就是幾百上千億,最終他們是依靠原材料加工業,國際鐵礦石、原價市場有一個小小的波動,特本身就賺的很少,原材料一上漲就吞噬了,我們這個吞噬十到二十個點,我們就少賺一點而已。所以說,看一個企業最終還是要看質,現在中央政府非常認識這個問題,我們原來很多地方政府看量,一搞規模越大越好,賺錢不賺錢是一回事。我們這屆新政府提到很多方面是提質,我們企業如果不賺錢,那做的做大也沒用。
    汪江濤:我們知道吳中是一家很老牌的上市企業,我們和趙總交流的時候也提到,是房地産和醫藥兩塊業務,我們董事會如何平衡這兩塊業務的發展?因為這兩塊不是太相幹。
    汪江濤:盛總,您的公司是我們在資本市場非常熟悉的一個公司,我有一些朋友也是您公司的用戶,去年服裝面臨的壓力非常大,我們《理财周報》也做過一個報道,引起了行業的反思,您也是和服裝相關,最近的市值縮水比較快,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董事會有沒有什麼高招來應對?
    盛發強:我個人覺得,公司董事會應該比經營層更加要有敏感度,嗅覺更靈敏一些,或者在探索新的戰略方面,應該步子更大一些,因為隻有董事會創始人或者創始團隊有決心和更有動力、想法推動公司的變革。